“点付大头” 怒怼 ”币圈一姐”揭开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那些鲜为人知的内幕。

  原标题:“点付大头” 怒怼 ”币圈一姐”,揭开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那些鲜为人知的内幕。

  监守自盗、上币机制不规范、上币费高昂、“上下通吃”、监管不透明、平台技术漏洞频出……等一系列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问题一直被很多人诟病。

  前两天,在“三点钟”社群里上演了一场“‘点付大头’张银海怒怼‘币圈一姐’何一”的大戏,一方是区块链的投资人,一方是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创始人。一方是咄咄逼人,一方是闪烁其词。

  这其中藏着多少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秘密呢?今天内参君就来一一的破解这背后的迷团。

  点付大头,本名张银海,是《Ripple从入门到精通》作者,复旦大学区块链与加密数字货币俱乐部讲座嘉宾,曾成功投资了新经币、元界、IOTA、量子链、Tezos等众多区块链项目,均获得超额收益。

  2012年在旅游卫视主持《美丽目的地》、《有多远走多远》、北京电视台《北京新发现》,《世界多美丽》等节目。2014年加入okcoin成为联合创始人,随后okcoin成为比特币行业最大的交易平台,出任《非你莫属》boss团成员,被《嘉人》、《时尚芭莎》等刊物采访。

  就在昨天,《做单:成交的秘密》的作者胡震生也在“3点钟”群里对币安和火币等数字交易平台投票上币提出了质疑。怼的对象还是“币圈一姐”何一。此次何一还是避重就轻的应付。

  交易平台是数字货币利益链条上最重要的一环。它连接着区块链投资的一二级市场,也连接着项目方和普通投资者。

  2017年9月国内交易平台被清理整顿后,数字货币交易一度低迷。此后,为了继续开展交易业务,各平台采用出海、开展场外交易等方式,与监管玩着猫鼠游戏。

  经过了监管打压的国内数字货币交易平台,通过“出海”等方式,极大加快了发展速度。用户数量、交易规模、上币费用及速度,均提高了不止一个台阶。同时,因为国内政策的收紧,这些交易平台在与监管的博弈中探寻出更多样的发展路径,以种种“打擦边球”的方式,继续着在这个以“去中心化”为口号的世界中的中心化交易所功能。

  尽管各国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监管越趋严格,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另辟蹊径,依旧是各方资金关注的焦点。在资金的推动下,许多平台的发展堪称“神速”。

  目前数字资产交易所“上下通吃”,一方面代币发行方在进交易所之前,需要缴纳一笔“上币费”,另一方面,投资者买入卖出交易也需要缴纳一定比例的手续费。

  手续费是交易平台利润的主要来源 ,大部分交易平台手续费率为0.1%左右,远高于券商在二级市场交易中的手续费率,所获利润更是让人震惊。

  据数字货币大数据平台非小号数据,1月21日,币安成交金额全球排名第三,24小时总成交额为176.7亿元,按其公布的0.1%的手续费计算,每日仅交易佣金即可收入1760万元。如果保持这个水平,仅手续费年收入将超过64亿元。当日排名第四的OKEX 24小时总成交额为112.5亿元,火币pro排名第六,成交额为62.7亿元。

  更令人难以想象和置信的是,如今交易量稳居全球前三,盈利如此丰厚的币安,成立仅半年之久。

  其次,项目要在平台上线需要一定费用,这部分费用弹性空间较大。 一般特別火爆的项目,各平台会抢着上,基本不收费;一般性项目,收100万~500万不等,或者代币总量的1%~5%;如果是自家一个生态圈的就象征性收一些。

  项目代币上线交易平台,相当于新股公开发行。但由于目前的区块链项目缺乏监管,上交易平台与否的决定权完全由平台掌握,而如果项目上线知名交易所,可获得潜在背书,并提高成交量。其中的操作空间可想而知。

  尽管各个平台在公开声明中均表示上线项目都经过了严格审核,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,众多口碑极差的项目如波场等也登陆了包括币安、火币在内的知名交易平台,且交易平台的上币速度在大大加快。

  在三点钟社群点付大头张银海捅破窗户纸,吐槽交国外交易所收益高,国内交易所却还在破发;很多交易所上币就看谁给的钱多,关系硬,就看你是否有关系;优质项目没有上,一些空气分叉币却能上;想在二级市场买一些虚拟货币,但却发现在OKCoin、火币、币安,买不到想要的虚拟货币。

  只以赚钱为目的,缺乏监管,上下通吃,这是国内很多交易所的现状。也是让很多人质疑的原因所在。

  除了交易手续费和代币上线费的常规盈利方式,“平台币”这一新玩法也是当前的热点,尽管平台“创新”出种种名义,但无法摆脱“变相ICO”的质疑。

  而且最近,平台币的玩法又有了新的花样。目前很多货币交易所打着“改变‘劣币驱逐良币’的市场乱象”的幌子推出投票上币活动。

  投票所用的币就是平台发行的平币。普通用户花自己的钱给要上市的币投票,普通用户不会去投票因为投票需要消耗自己的币,并且和自己没有任何利益挂钩。那么真正投票的都是哪些人呢?项目方有直接利益关系,投票、拉票有足够的动力。这样就会产生刷票的现象。

  如此来看,有点像“百度广告的竞价排名”,上币权交给用户依旧不能筛选出优质项目。最终,市场的乱象或许并没有得到改善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看似平台从之前的收取“上币费”上币到投票上币,收费只是换了一种形式,其本质上并没有什么改变。其实不是这样的,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正是用这种手段拉高自己平台币的价格。从中谋取双重利润。

  在区块链“去中心化”的世界中,交易平台却扮演着一个“中心化”的角色,曾发生过的交易平台被盗事件,不仅使用户遭受严重损失,还会引发数字货币价格暴跌,此外,交易平台因为业务极不透明,往往会参与内幕交易,联合坐庄等操纵市场行为,其中的风险不容忽视。

  更可怕的是,有的平台监守自盗。有业内人士向透露,某知名交易平台一方面通过在二级市场操纵价格获利;另一方面通过操纵杠杆交易获利,该平台可提供高达10倍的杠杆,而数字货币本身波动就极大,每日涨跌幅在20%左右很常见,而在币价波动时,该平台振幅明显大大高于其他平台,如此一来,用户极易爆仓,平台则可在杠杆交易中获得更丰厚的回报。

  此次,付点大头、胡震生与何一的互怼,撕开了数字交易平台的一些内幕。目前来看,数字交易平台才是更大的韭菜收割机。他产收割得不仅是普通散户,很多项目方也成了他们收割的对象。有的项目,在除去高昂的上币费和各方面成本后,融到的钱根本不够项目的继续开发和发展,想不成为空气币都不行。

  数字交易平台如何能健康有序的发展。希望各国的监管政策能尽快出台。还用户一个干净的市场。

分享: